欢迎来到江西省供储物流有限公司

7月运费飙升、仓储爆仓、送货延迟……跨境物流的至暗时刻还未到来

当前疫情形势下,海外市场对许多品类需求增长,包括防疫用品、生活用品、远程办公用品、居家娱乐、锻炼用品等,使得跨境电商卖家迎来了发展契机。


然而,从7月起提价的中邮物流小包,到近期海运频频被甩柜,再到美国海西排仓爆仓,整个跨境物流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各种难题。并且各个链条交织,集中在这7月份爆发。而对此,业内人士却表示,未来一到两月内,各种物流问题,还将愈演愈烈,高峰还远没到来。跨境物流似乎成了无解难题……

640.webp.jpg

 PART 01

国内:头程暴涨,时效慢,货久久发不出去


“每周甩我一次!”据报道,有卖家哭诉,从5月开始已被连续7周甩柜。过去,在海运旺季,舱位满了,那些被认为不重要的货物就可能被“延一水”(延到下一个航次)甚至再延期。此外,7月起,海运货柜平均价格从2500美元左右涨到3000美元以上。


撇去疫情的影响,国内端物流问题终归是价格问题,包括前段时间空运价格的暴涨,7月起,UPS和FedEx相继减少提货量,部分地区甚至已经暂停收货;到美西的海运货柜飙升至3000美金一个;美国邮政服务(USPS)跨境运费将大幅增加。此外,7月1日起,中邮小包的美国路向的涨价。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专线、海运、空运等头程运输一涨俱涨。物流涨价,但生意还是要做的,于是直发的货物大量转向海外仓一件代发模式;头程物流的选择,也从中邮大量转向其他的海运、空运,而这其中海运因为价格和时效的稳定,成了多数卖家转渠道的选择。


“总体来讲,海运是价格、时效都比较稳定的头程运输渠道,美国路线的海运,现在主要分为华东的上海、宁波,以美森快船为主;华南则是以ZIM以星快船为主,而此前华南的海运货物都是要拉到华东走美森渠道的。”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到。


直到今年6月份开始,华南有了自己的快船渠道,华南的海运就几乎都走深圳盐田港出的ZIM以星快船了,如此一来省去了从华南拉柜去华东上船的2-3天时间。加上当前快递跟空运价格高居不下,若不讲究时效的货物,都会选择更便宜、更稳定的海运渠道。


不过随着大量货量的涌入,终于,时效、价格稳定的海运头程,也撑不住了。近段时间,海运头程价格一路走高,从5、6月份2500美金左右的价格,涨到从7月初的3000美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涨幅达20%左右。价格飙升的同时,海运的时效也得不到保证。“甩柜”、“延一水”的现象也见怪不怪。

640.webp (1).jpg

(图源网络)


 PART 02

美国:尾程爆仓,货派延误


近期整个市场的大环境造成市场上不少物流公司时效低、不稳定。同时也有一些物流商在尾程选择价格便宜的物流降低成本。比如USPS PB的尾程渠道。该渠道一天到美国某城市的货量就多达3百万件,远远超过其处理的负荷。所以货物从进入邮局,到提取更新可能周期要长达15-20天。


无论是卖家还是物流商,都无法准确把控物流的进度。卖家与物流商冲突频发,同时陷入超时退款纠纷风险之中。


实际上,从3、4月份到现在,无论是亚马逊FBA还是其他的三方海外仓,一直都是爆仓、供不应求的状态。而近期,中邮的涨价,又催生了一部分卖家将直邮货物转到海外仓一件代发的需求。大量的货物备到美国的海外仓,但货物本身并无法进行一个高速的流转,导致当前三方海外仓的仓储情况更加被动。


飞特物流项目经理汪韦杰透露道,从其公司近期的数据来看,客户电商订单量已经有下滑趋势,下滑大概在15%左右。一方面大量的货物涌入,另一方面大量的货物积压无法出库。对卖家而言背负巨大的资金压力;对于三方海外仓来讲,其盈利能力也会大幅下滑。


“如果货物进仓以后流转率非常低,那对于三方海外仓来说,只能收取一个仓储费,只够付房租给房东而已,没有任何其他的盈利项目;只有货物流通起来,海外仓才可以赚取大头的一件代发的运费,或者是订单处理的费用等。所以现在一些海外仓也会去提升仓储费用去倒逼卖家加快货物的流转。”快豹创始人陈妙连讲道。


比如说两柜的货物备进去,在一个月之内或是60天内,销量低于5%-10%,就要被收取相关的费用。每个海外仓公司的设定的界限都是不同的,如果卖家的周转率触碰到其设置的底线的话,可能仓储费就从每月25美金每立方,上升到50美金、60美金每立方。

640.webp (2).jpg

(图源网络)


 PART 03

国内外物流难题交织,更惨的情况还没到来


头程邮政涨价、直发不稳定,加之疫情的影响,导致大量的直发货物转备向海外仓,进而引起海外仓的排仓、爆仓,从而不得不提高仓储价格,倒逼卖家加快销售周转率;同时,海外仓爆仓、价格的上涨,又进一步引发国内卖家的备货恐慌,大量的通过海运备货海外仓,唯恐旺季货不能进仓,由此又更加重了海外仓爆仓、排仓的状况。


而在此之外,还有一个关键性的因素——美国短缺的卡车司机资源,也大大掣肘了卖家尾程派送的进程。也就是说,即是你的货进了仓,又很快销售出去,但却没有足够的卡车司机为你进行尾程派送。


据陈妙连透露,受疫情影响,美国超过1/3的卡车司机都待业在家,拿着政府的补贴逍遥,因为不干活在家休息和干活拿到的收入是差不多的;还有1/3的卡车司机因为爆仓、排仓,可能堵在了去给亚马逊交货的路上,排队遥遥无期;现阶段可能只剩下的1/3的卡车司机是可以正常工作的,但是从中输送去往美国的巨大货量,早已超过其运载的负荷。


“国内端现在又增多了‘以星’这样的海运快船,也就是说每周有几条船带着跨境电商海运货柜到港,所以整个跨境物流对于卡车的需求量势必比以往更大。”


环环紧扣、处处关联,跨境物流问题似乎成了无解的死局。不过,更难的问题还在后面。


业内人士预测,当前国内外的跨境物流难题,不仅短时间内可能无法缓解,未来一段时间还将会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预计在接下来的1-2个月的时间达到顶。而这主要源于中国卖家针对接下来的Prime Day、Q4旺季的备货上。


“往年卖家针对旺季的备货,差不多在七月份左右就着手准备了,而今年的Prime Day延迟至10月份开启,所以基本本月月底或者下个月月初,会是海运货柜集中备货到美国的时间。除此之外,接下来卖家针对Q4的备货,下半年像卖羽绒服、卖冬装的卖家以及圣诞相关产品的海运备货,基本上也是这一两个月开始行动了。”(来源:新浪、雨果网、腾讯新闻、新华网)


上一篇:疫情后的双11,备战的不止国内物流公司    下一篇:端午临中夏,时清日复长
0791-88309899